耕欣農業資訊網  台湾畜産に関する情報

耕欣農業
 

Frontier Agriculture Systems (Taiwan), Inc.  精液求精精求益精

引進母系豬的專家
全球化企業型組織之後,我們不能在岸邊等著魚被浪沖上來,要出海去捕魚

 

 
 

導覽 | 耕欣首頁 >未珍惜之食物

國外新聞報導

2020.02.21

未珍惜之食物
每年澳洲浪費/糟蹋之食物,大約有七百三十萬噸。約值二百億澳元。全球範圍內浪費/糟蹋的食物多的更驚人,約一百三十億噸。價值約一百億媚元。

家庭購買之食物,吃剩而丟棄的;以及在田裡成熟來不及收割,構成未珍惜的部分的主要成份,前一項約佔34%;後一項約佔31%。

食物在加工處理過程中,又損失另一個24%。

想一想這麼多食物的生產成本及過程,包括土地、水源能源、燃料,還有調理、包裝、運送、料理,結果不進人口人胃,掉進垃圾桶。

一旦這麼多的食物進了掩埋場,後續之發展,就在它們腐朽後,生成之二氧化碳,又揮發進入大氣層,每年約七百六十萬噸。不必提它們生成之臭氧、蟲害以及可能引發之多種疾病。

此事已被Fight Food Waste Cooperative Research Centre定位為當代亟待解決之問題之一。

減少食物浪費、糟蹋或改變食物利用/使用方式,是澳洲當前熱門的問題之一,也是值得探討的方向。這些食物中,減少浪費,可以節省百分之六十,改為其他用途。

減少浪費,等於提高了食物供應的安全性/穩定性,特別到了2050年代,全球人口總數增加到100億的時候,特別是澳洲食品享有純淨,綠色,安全供應之美譽。

根據估算,澳洲農場上,約在二百萬噸之食物棄置在田裡。原因不一,例如病蟲害、氣候不順、市場收購價格不符成本,或品質不符收購之條件。

從農場上收成之產品,約有二百五十萬噸,無法交運到一般家庭。原因在使用期限已過,或不知食品須限期食用。

根據Rabo銀行之調查,從2017、2018年起,澳洲食品浪費已從例年減少96億及89億。

根據Rabo銀行的一項調查,每年澳洲每戶人家平均浪費89澳幣之食物。不過近年來,此情況已趨於改善,愈來愈多的家庭瞭解食物是珍貴的,應該珍惜“每粒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。從每戶人家來說,衡量出該吃多少,及能吃多少,減少每餐吃剩的食物數量,留待下一餐用,或冷凍起來,以後再吃,都是可行的辦法。

全球人口不斷增多,每人都以食為天。減少浪費也等於增加生產。不然的話,到了2050年,全球的糧食就不夠吃了

鑽石碎片,2010年Rob Watkins發見了一堆東西,當年他將這些東西稱為無用的鬆瓶。事實上,他開著汽車碾過一堆被人丟棄之青香蕉。隨後,這批/類要送去掩埋場之香蕉,轉化成一項“模範”產品,為其他農產品之利用樹立了一個榜樣。

離此刻不久之前,Rob及Krista是澳洲有數之大蕉農,種植的品種叫淑女玉指(Lady Finger),與其他蕉農類似,每週都得丟棄大約五噸的香蕉,這些香蕉未能符合大型超市之驗收規定。此外,蕉園地處澳洲北端,氣候隸屬熱帶,颶風年年都來。每逢颶風造訪,他們就享受“鑽石碎片”的日子。

每週五,Rob的主要工作,就是將他花錢與愛心種植長高的香蕉株,生出來之奇形怪狀的大、小、粗、細,不直不像樣的香蕉,用貨車送到廢棄場的日子。
Rob及Krista 以往就留意到小袋鼠及肉牛,頗愛吃青皮香蕉。香蕉當車碾過,經過一陣子日曬,破裂之香蕉就飛揚出不少似粉如霧之東西,靠著它引來小袋鼠及肉牛。

Rob及Krista經過一陣子探討,他們確認此粉霧狀東西,是特殊品質的食物,它能促進人體內腸道細菌之存活與生長,對人體健康,有意想不到的益處。它不含麩質,對下腹常常不對勁的Rob有療效。

有了這個發見之後,他倆認為“青蕉粉”應該早已商品化,在超市內上架了。幾週的尋尋覓覓,未見產品應市。趁此好時機,夫婦兩人成為販賣此物的開路先鋒。

Rob立刻從擬拋棄之未合格之香蕉堆中,收集“青蕉粉”。起初,每週能收集到約六公斤之青蕉粉,包裝成小袋,在自家兼營之咖啡小舖內販售。意想不到,幾週後,青蕉粉躍升為搶手貨,竟然供不應求。

為了供應市場,手剝青蕉皮緩不濟急,Rob不得不動腦筋,解決此瓶頸。因此,第一台剝皮機應市了。為此,每週所收集到300公斤青蕉粉。有了剝皮機,副業幾乎變成了主業。純天然演化成功之食品,從此回到人間。

2014年R及K夫婦籌設了全球第一家有醫療功用,製造青蕉粉之工廠。此工廠可以將任何水果或蔬菜,轉化成粉末,只需25分鐘。夫婦倆又與大型超市之一Woolworths簽約,透過Woolworths零售青蕉粉。

走筆至此,不妨瞭解一下,其他食品的問題。

甘薯供應量充足,應此免不了浪費了很多甘薯,特別是型態不順眼的,R及K亦將它磨成粉,用相同的品牌,走相同似的通路,供應給超市與消費者。不久他們將生產保養皮膚用品,煎餅原料與馬吃的飼料。

去年的一場野火,燒光了他倆的香蕉園。因此,不再從事種植,採收香蕉工作,改為向其他蕉農收購下腳貨,每週大約收購500噸。

目前,他們每週產品之產量約為50-60噸之譜。又籌劃在昆士蘭省之北角,建立一座加工場。此外,亦在昆士蘭省東南與維多利亞覓地建廠。K小姐寄望2020年底,新廠落成開工,他們的生產能耐,可以達到目前之10倍。再過些日子,他們將釀造以甘薯為底之伏特佳酒。

K小姐領悟到,從事任何生產製造業,免不了廢料與風險。所以必須認真消除或降低風險。

其他農產品亦有下腳貨與廢料,例如:豆類、花椰菜、甜菜、洋菇、柑橘等等。此類問題不少也不小,K小姐有意願針對它們,循序,協助生產者處理此類問題。解決人口膨脹時的吃飽問題,首先不應提升產量,不妨走物盡其用,人盡其才這樣的道路。

未珍惜食物之幾個統計數字
一. 全球浪費之食物佔產量之三分之一。
二. 澳洲人平均每人每年丟棄之食物約298公斤。
三. 以每人每年浪費之食物多寡排名,澳洲排在第四名。
四. 澳洲食物浪費之組成:田裡佔31%,家庭佔34%,食品加工佔24%,批發業0.4%,零售業3%,餐飲業4%,機關工廠3%。
五. 每年因浪費食物,經濟收入減少二百億澳元。四分之一蔬菜器置在田裡,百分之三十一之胡蘿蔔棄置在田裡,合計約六千萬澳元。
六. 每年食物作物之浪費,農業收入減少28億4千萬澳元。
七. 家庭棄置/浪費約二百五十噸食物。每家浪費2千2百至3千8百澳元食物。
八. 農地上堆集不用之食物約2百20萬噸。

澳洲土地分配利用
澳洲不是主要的農業生產國度,可是一個主要的農產出口國家。澳洲幅源廣闊,可是可耕地非常有限。

原住民在這片土地上,生活了好幾代。縱然土地只適合放牧牛羊,蔬菜用地、小麥田及牛油果園佔地約為全澳洲之百分之四。莊稼田地及蔬菜田很小很少,不過經過灌溉,成績斐然。

皇室領地約佔全澳土地24%。可以利用及買賣之土地為28%。以面積來說,農業用地中,13%的土地為外國人擁有。以價錢來說,外國人的土地約佔7%,大部份為牛羊放牧用地。

以用途來說,放牧用地中,養牛用地佔46.1%,養雞27.7%,養綿羊15.1%,養豬8.9%,養山羊0.7%,養馬0.6%,養火雞0.5%,養鴨0.4%。

澳洲百分之四之土地用來種裝稼:種穀物的土地最廣,約佔2.74%,豆科牧草0.3%,油類仔實0.29%,棉花0.08%,蔗糖0.07%,水果及堅果0.05%。

澳洲2030農業雄心
澳洲農業產值到2030年時,目標為一千億澳元。

手握鋤頭,捲起衣袖,服裝皺皺的,澳洲農夫準備下田了。

以礦藏及製造為主,澳洲人不管它是野心或雄心,以11年為期,農業產值將從目前的580億澳元,增加400億澳元,達到一千億。要完成目標,必須使目前農業年成長率加倍。

澳洲農業產值約佔全澳產業產值的3%,2017年那次乾旱降臨之前,它每年之成長率達到16.3%,居澳洲各類產業年成長率之首。當年農產出口增加20%。聘用人力增加4.6%。它以加倍之速率成長。從2009年的產值360億澳元,躍升至2017年的650億澳元。

印度與中國龐大的人口數字及異常的成長速率,給足了澳洲發達之農業,無限的發展成長機會。兩國的經濟發展,削除了農村的貧困,帶出了很多繁什又精緻的消費口味及市場。

中國是澳洲產品最大的出口市場。同時,也是成長最快的市場。2017年-18年,中國進口澳洲產品140億澳元。進口金額是20年前的7倍。澳洲在羊毛、羊肉、牛肉、葡萄酒與海鮮,還有不少胃納。

印度也是澳洲產品一大市場。去年印度的市場成長率大過中國。印度經濟成長全球最快,目前,它是澳洲第五大貿易對象。除了農業科技與專家之外,傳統性產品,例如乳製品、蔬菜花果,羊毛也在亟待進口名單之列。

一千億元出口目標,似乎有點誇張。澳洲聯邦農會會長認為欲達成願望,有五項工作必須列為優先項目:
一.培養顧客,建立價值鍊。
二.產品持續性。
三.不斷革新觀念。
四.人口與社區發展。
五.資金與危機管制。

如果只在生產上用盡力氣,澳洲無法完成此項任務。聯邦農會會長Fiona Simson:要貫徹此計策,必須脫胎換骨。

此計劃與從事任何生意一樣,也會失敗或半圖中斷,不可能口頭說說,就達成任務。

澳洲政府與業界亦在測試此計劃的可行性。假設無意外發生,2030年農業產值將達成843億澳元,如此這般的話,不足之157億將如何善後?

澳洲農業未來發展協會認為,生產力是此機制中主要關鍵。不過尚有其他的障礙待排除,例如國際市場變化、環保、消費偏好、生產成本、定價及行銷成本。

如果障礙能排除,就可達成一千億的目標。免不了還得增足公共設施,多做投資,修改法規,提升土地之生產力。

不是冤家不碰頭,老調重彈“碳排放”及新曲牌“數碼科技”將擠存在一個音箱內,成為一千億的主(角)曲。

有專家看好數碼科技,可以提升澳洲農業25%的產值,約折合澳幣203億元。最主要的一筆,將來自人事費用(雇工),約直74億澳元。其他為遺傳增值29億澳元;修剪投入支出23億澳元;市場通路節省及防疫利得10億澳元。

大伙不可忘記,數碼科技應用在農業生產上,是塊處女地。用上了它,它就賴在此,推拖不掉,它本身就是一項極大之挑戰。

談到碳排放,事情就不一樣了。少數農家不認為氣候發生了改變,或氣候改變了,也沒什麼關係。

農業生產承擔了不少碳排放,引起氣候改變之責難。從家畜打嗝,清除山林改為一般農地,到推廣複作,澳洲將氣候改變看作機運而非威脅。

世界銀行認為氣候改變,將衝擊澳洲農業,未來可能減產百分之二點七。澳洲農業研究機構認為,透過碳封存利用及生物多樣性互助協調,到2050年,澳洲將有機增加四百億澳元收入。澳洲養牛養羊界寄望透過遺傳改良,減少碳排放,將來疫苗針劑開發成功,就可以在瘤胃內減少或防止產生沼氣。

山羊奶粉進口之癥結
山羊嬰兒奶粉出口商Nuchev決定依然從尼德蘭進口原料,暫時停止從自己的奶羊群收取羊奶。

Nuchev股票12月初掛牌上市,股票面值2.6澳元,12月17日股價上漲至3.4澳元,12月23日收盤價為澳幣4.0元。

Nuchev羊奶粉之品牌名稱為Oli6。暢銷在澳洲、中國及香港。以香港在地之買賣及網絡申購維多。

Nuchev在澳洲擁有成年奶羊2500頭,奶量足可供應百分之八十全脂羊奶奶粉所需。由於市場迅速擴展,使用自產羊奶,除了成本偏高之外,量之供應亦緩不濟急。

Nuchev擬建造兩所奶羊場及奶粉工廠。已遞出申請文件,正待批復核准中。目前,已取得核准文件一份。2019.12.27


 


 

 

 

現在時間

耕欣神搜手

養豬致富

遊留學專家